<progress id="f84"></progress>
<div id="f84"><big id="f84"><var id="f84"></var></big></div>
<delect id="f84"><option id="f84"></option></delect>
          <delect id="f84"><legend id="f84"><progress id="f84"></progress></legend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f84"><delect id="f84"><noframes id="f84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f84"><label id="f84"><kbd id="f84"></kbd></label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f84"></va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f84"><var id="f84"><del id="f84"></del></var></tabl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f84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f84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f84"><del id="f84"></del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师尊死了-我这么天才为何还要收徒弟吧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地似在这一刻凝滞……仿佛有只无形的手狠狠捏住萧干的喉管,令他喘不过气来。太快了,就一炷香的时间?不,比一炷香更短,可能就比一盏茶稍久一些,他们的拦截骑队就被三百楚山精锐连续两次杀穿。以致萧恒像被剥光衣服一般,直接暴露在楚山精锐的兵锋之前,身边仅有十数侍卫以及人数相当的传令信骑、令旗手、号鼓手。在北岸战场之上,云州骑并没有遭受重创。他们在北岸除了有十六队完整的百人骑队都还没有投入战斗外,被杀穿的五支百人队骑伤亡也非常有限,可能加起来就五六十人被斩杀落马。然而楚山突骑连续突击破阵太过迅速、迅猛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在北岸的云州骑即便实力完好并无大损,但这一刻都有萧恒所立的低矮草坡之外。第一批被杀穿的三支百人骑队,这时候除了少数人还坚持以弓弩咬住楚山骑的侧后翼袭扰外,更多的退到四五百步外重新整顿队形。然而也正因为这三支百人骑队被杀穿后,为保存实力往两翼走避,实际在右翼战场形成五六百步纵深的阻拦带,迫使右翼五支百人骑队想到进入战场,不得不稍稍往外围退却,避免队形被冲散、冲乱的同时,重新寻找新的行军方向:其中三队人马已经绕到渡口的正面,另两队人马则想从更北侧绕往萧恒所立的草坡,以便更舒服的合围楚山骑兵,但实际使得他们距离萧恒所立的草坡更远。而左翼八支百人骑队也完好无损,但他们最初是想赶到渡口的东侧进行合围钳击,此时才刚调整好进攻阵形;最近的一支百人骑队,位于萧恒所立的草坡东南三百步外。还有两支百人骑队拉开的距离更远,他们主要是防备楚山在附近的丛林、芦苇荡藏有伏兵杀出。虽说距离草坡最近的那队云州骑,或许只需要十几二十个呼吸,就能驰到萧恒身旁,但锋芒毕露、已经发动冲刺的楚山骑兵距离更近,可能只需要三五个呼吸,就能驰上草坡,杀到萧恒身前。萧干这一刻再也忍不住,朝天咆哮起来:“我儿快逃!”他内心也有着将杨景臣所遣信使拉出来斩杀的冲动:杨从宗、拔格之所以在龙津桥南侧为楚山军斩杀阵前,绝对是没有预料到楚山精锐骑兵的突击凿穿如此凶猛、强悍。他们绝对是毫无防备,就被楚山精锐直接凿穿步骑阵列,使得进出狭窄的龙津桥在极短时间内就落入楚山精锐的控制之中,以致大量的精锐都没有发挥出作用,就被封死退路。一定是这样!然而杨景臣所遣信骑却含糊其辞,说杨从宗、拔格率两千精锐在龙津桥前与数倍贼众恶战多时,最终力战身亡!杨景臣欲为死者讳,不想别人看轻其子及雄州兵马,萧干能够理解,但他妈坏大事啊。他们听信信使的话,看到三四百敌骑停于渡口前,以为这只是楚山派出的诱兵,必然另有伏兵藏于东北侧,与御马湖之间的某地。这也是他们在左翼兵马调整进攻阵形缓慢的缘故,主要也是畏惧东侧、东北侧可能会有伏兵杀出。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楚山在附近并无伏兵,渡口处这三四百骑兵,就是楚山的杀手锏!萧干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的捏住,他眼睛死死盯住次子萧恒立身的草坡——他几乎感觉到矮坡荒草被风吹得摇动。虽然刚才失禁叫喊出声来,但他心里很清楚,远在四千余步之外,又隔着滔滔蔡河,战场上人马沸腾,他的声音根本传不到恒儿的耳中。他只能祈祷恒儿这一刻不要有丝毫争强好胜的心思,不要有一丝的侥幸,以为能撑到左翼兵马杀到。那是没用,左翼兵马就算及时赶到,也根本没有办法相助突围。楚山骑兵突击作战太强悍,短时间内不论多少兵马赶到,都没有办法将楚山骑阵冲散;当前的?;枰獬?,需要萧恒他自己当机立断策马走避。只要萧恒能保存性命,之后就有机会以绝对优势的兵力,在外围更为开阔的、长满荒草的战场之上,与楚山精锐反复纠缠,将其一点点放血、缠得精疲力尽,最终将其歼灭。恒儿会在千钧一发之际,做出正确的选择吗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萧恒立于草坡之上,他的主将大幡立于身后,被风刮得猎猎作响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是畏惧了,满脑子想着翻身上马径直往东逃去,逃到左翼诸队骑兵之后应该就安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bynoto.com/txt/197856/61112837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机遇总喜欢光顾有准备的头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爱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还是欲罢不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些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让姐情何以堪?地上的土块被晒得滚烫滚烫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宁琅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-宁琅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目录- 第701章 关心则乱-医妃捧上天百度百科- 第三百四十九章 师尊死了-我这么天才为何还要收徒弟吧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