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"nd35XMP"><track id="nd35XMP"></track></i>
<b id="nd35XMP"></b>
<u id="nd35XMP"></u>

<b id="nd35XMP"></b>

<b id="nd35XMP"><button id="nd35XMP"></button></b>

<u id="nd35XMP"><td id="nd35XMP"></td></u>

<b id="nd35XMP"><acronym id="nd35XMP"><track id="nd35XMP"></track></acronym></b>

<tt id="nd35XMP"></tt>

<acronym id="nd35XMP"><th id="nd35XMP"><cite id="nd35XMP"></cite></th></acronym>
<xmp id="nd35XMP"><dfn id="nd35XMP"></dfn>

<acronym id="nd35XMP"></acronym>

<p id="nd35XMP"><listing id="nd35XMP"></listing></p>

<i id="nd35XMP"></i>

<p id="nd35XMP"></p>

原创

第四十章 还礼-剑来怎么了-

他安排好孩子们的事,便可以安心在医院陪她了。晚上凑巧她母亲程知敏发来视频,想见见孩子们,见他的背景是在医院,一惊:“怎么在医院,出什么事了?”“没事,听澜摔了一跤?!迸鲁车剿?,特意站在窗户边上低声说话。“啊,那你在医院,孩子们怎么办?”程知敏下意识地第一反应就是关心孩子们有没有人接送啊,有没有人照顾啊。卓禹安不由有些无奈,强调了一下:“妈,听澜在住院,你不是该先关心一下她的情况?”程知敏愣住,道理虽是这个道理,但感情有偏颇,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孙子孙女有没有人照顾,不能委屈了他们。“对不起,听澜摔得严重吗?”也不是真的完全不关心,就是有个先后顺序。卓禹安对于虚情假意的问候有些烦,哪怕是自己的母亲??戳搜鄄〈采匣乖谑焖奶?,他的心便有些疼。她那边没有父母了,家里也没有别的可来往的亲戚,她好像没有来处孤立于这世上。虽然对此她不曾说过一句自怨自艾的话,但是他知道,她内心渴望这份亲情。一个人不管如何长大变成熟,内心里总留有一块是给父母的,即便如他,与父母关系淡薄,但亦是很难真正做到绝情。所以听到自己母亲对听澜的漠不关心,他便更加心疼她,挂了电话,想把她抱进怀里,想告诉她,以后有他,有孩子,她的人生已经在开花结果,并且枝繁叶茂,不再是一个人了。但又怕吵醒她,只得继续轻轻握着她的手坐着。后半夜,等她输完液,也有些支撑不住,趴在她的病床边睡着了。舒听澜这一夜睡得格外好,虽然醒来时,稍微一动,还是有些眩晕,但保持姿势不动,就没感觉了,而且不再想吐了,额头上的包也只有隐隐的疼痛,整个人好了很多。卓禹安与她同时醒来,一言不发看着她,默默观察她的反应,见她不再有痛苦的表情,悬了一夜的心才稍稍放松了一些。“让你担心了?!笔嫣郊堑迷诼伤?,他赶过来时的脸色,怕是吓坏了。卓禹安冷冷回答:“想不到现在律师行业,也是高危行业。舒听澜,以后还有什么危险,你都一次性告诉我,让我有个心里准备,不然迟早要被你吓死?!?br/>“还没遇到,我怎么知道。不过哪个行业没有高危,你们程序员还有猝死的风险呢,对不对?!?br/>“还会顶嘴了,看来没撞坏脑子?!弊坑戆厕揶?。“脑袋还疼呢?!彼淖耸坪芙┯?,就像脖子落枕了一样,一动不动,只有那双清亮的眼睛在随着卓禹安转动。卓禹安又心疼又好笑:“渴不渴,要不要喝水?”她本想摇头说不渴,但稍稍一摇头,又眩晕了,只得继续保持僵硬的姿势“你喂我?!彼鼋?,反正病房里没有人。卓禹安把开水晾凉了,坐在她的床边问:“想我怎么喂你?”她动不了,只能用吸管喝水,但是找了半天,没看到吸管,也不想去叫护士拿,脑子里有个不成熟的小想法。舒听澜也忽然想过那晚,在家里的吧台上,他往她口中灌水的画面,脸一红,心跳加快,脑子更疼了。“你还是人吗,我脑震荡?!?br/>卓禹安轻轻把她的床调低一点,又在她后背垫了一个垫子,让她斜躺着。自己灌了一口水,附身在她的上方,轻捏着她的脸,迫使她的唇微微张开。舒听澜瞪大眼睛,他不会真的那么变态,又这么喂她喝水吧?她可是病号,但是依然不自觉地闭上眼,等待口中进水。结果等了好一会儿,只等来一个温热的唇,轻轻地,蜻蜓点水一般亲了亲她的唇,而后沙哑的声音传来:“我去找护士要吸管?!?br/>没那么变态,不是因为不卫生,毕竟两人该亲的不该亲的都亲过,更亲密的关系都有了,只是现在她是病人,这么做不合适。舒听澜松了口气,又有些失落,刚才他温热且湿润的唇,让她好喜欢。咳咳,现在自己是脑震荡病人,别胡思乱想。吸管拿来了,他又倒了一杯温水递到她的面前,她就着吸管小口小口喝,感觉好多了。“谢谢老公?!币郧爸挥性谇酌苁?,她才会叫他老公,现在这么叫着,叫着,好像就叫顺口了,她感觉良好。卓禹安一愣,被她叫老公很受用,又忍不住把她吸管拿下来,亲了亲她,本来是蜻蜓点水的亲一下,结果就变成了难舍难分,想要更多,又顾及她的伤势,克制着,简直折磨。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bynoto.com/txt/198355/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马争飞
你可以仰望星月;
真情

最后才发现是白眼蛤蟆。

是我
可怕的是生活在平凡的环境里的人丧生了一个热爱生活的心,

热门推荐:

  第七百一十九章 穿过了时光的笑声-从红月开始陆辛最新章节- 第八百八十九章 热切-西北战神顶点- 第四十章 还礼-剑来怎么了-